第15章 你与桐城霍家有什么关系?

下载免费读
夜晚的皇朝依旧是歌舞升平。
  沈卿卿相比从前来说,也收敛了很多,但对付那些难缠的富二代她还是游刃有余,也没有让他们占到半分的便宜,懂得知进退,也没有再让其他人为难。
  老板一直都很赏识她。
  顶楼的办公室门被敲响,沈卿卿走了进去,恭敬的叫了一声,“秦爷,您找我有事儿?”
  “如陌,坐吧!”被叫秦爷的男人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人,在云城许多的夜场都是他开的,当然在云城他的势力也是不容小觑,大家对他也十分尊重,人人都称他一声秦爷。
  沈卿卿一听他的话,点了点头,坐在了沙发上,才想起了今天是发钱的日子,可是一向发钱不该都是财务部的事儿吗?
夜晚的皇朝依旧是歌舞升平沈卿卿相比从前来说也收敛了很多但对付那些难缠的富二代她还是游刃有余也没有让他们占到半分的便宜懂得知进退也没有再让其他人为难老板一直都很赏识她顶楼的办公室门被敲响沈卿卿走了进去恭敬的叫了一声秦爷您找我有事儿如陌坐吧被叫秦爷的男人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人在云城许多的夜场都是他开的当然在云城他的势力也是不容小觑大家对他也十分尊重人人都称他一声秦爷沈卿卿一听他的话点了点头坐在了沙发上才想起了今天是发钱的日子可是一向发钱不该都是财务部的事儿吗怎么会轮到老板亲自来发她表面上波澜不惊一副安安静静的模样但实际上心里已经是很害怕了毕竟霍霆萧已经找到她了如果他开口只怕皇朝她是待不下去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该怎么办夏夏的病还需要钱一大笔钱现在她这样去别的地方她无法挣钱啊刘老板那边的事已经解决了秦爷看着沈卿卿淡淡的问道嗯已经解决了秦爷您放心如陌不会再给您添麻烦的沈卿卿平静的回答道秦爷点了点头他一向不多话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丢给了沈卿卿这是你这个月应得的钱多谢秦爷沈卿卿接过钱起身便准备离开可却又听秦爷又说道如陌其实你条件很不错只是你太过保守所以收入也有限你既然选择了皇朝就等于已经是个风尘女子了你再清高也改变不了别人的看法夜晚皇朝依旧歌舞升平。
  沈卿卿相比从前来说也收敛很多但对付那些难缠富二代她还游刃有余也没有让们占到半分便宜懂得知进退也没有再让其为难。
  老板直都很赏识她。
  顶楼办公室门被敲响沈卿卿走进去恭敬叫声“秦爷您找有事儿?”
  “如陌坐!”被叫秦爷男五十多岁老在云城许多夜场都开当然在云城势力也容小觑大家对也十分尊重都称声秦爷。
  沈卿卿听话点点头坐在沙发上才想起今天发钱日子可向发钱该都财务部事儿?
  怎么会轮到老板亲自来发?
  她表面上波澜惊副安安静静模样但实际上心里已经很害怕。
  毕竟霍霆萧已经找到她如果开口只怕皇朝她待下去如果真样那她该怎么办?
  夏夏病还需要钱大笔钱现在她样去别地方她无法挣钱啊!
  “刘老板那边事已经解决?”秦爷看着沈卿卿淡淡问道。
  “嗯已经解决秦爷您放心如陌会再给您添麻烦!”沈卿卿平静回答道。
  秦爷点点头向多话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信封丢给沈卿卿“月应得钱!”
  “多谢秦爷!”沈卿卿接过钱起身便准备离开。
  可却又听秦爷又说道“如陌其实条件很错只太过保守所以收入也有限!既然选择皇朝就等于已经风尘女子再清高也改变别看法!”
夜晚的皇朝依旧是歌舞升平。
  沈卿卿相比从前来说,也收敛了很多,但对付那些难缠的富二代她还是游刃有余,也没有让他们占到半分的便宜,懂得知进退,也没有再让其他人为难。
  老板一直都很赏识她。
  顶楼的办公室门被敲响,沈卿卿走了进去,恭敬的叫了一声,“秦爷,您找我有事儿?”
  “如陌,坐吧!”被叫秦爷的男人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人,在云城许多的夜场都是他开的,当然在云城他的势力也是不容小觑,大家对他也十分尊重,人人都称他一声秦爷。
  沈卿卿一听他的话,点了点头,坐在了沙发上,才想起了今天是发钱的日子,可是一向发钱不该都是财务部的事儿吗?
  怎么会轮到老板亲自来发?
  她表面上波澜不惊,一副安安静静的模样,但实际上,心里已经是很害怕了。
  毕竟霍霆萧已经找到她了,如果他开口,只怕皇朝她是待不下去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该怎么办?
  夏夏的病,还需要钱,一大笔钱,现在她这样,去别的地方,她无法挣钱啊!
  “刘老板那边的事已经解决了?”秦爷看着沈卿卿,淡淡的问道。
  “嗯,已经解决了,秦爷您放心,如陌不会再给您添麻烦的!”沈卿卿平静的回答道。
  秦爷点了点头,他一向不多话,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丢给了沈卿卿,“这是你这个月应得的钱!”
  “多谢秦爷!”沈卿卿接过钱,起身便准备离开。
  可却又听秦爷又说道,“如陌,其实你条件很不错,只是你太过保守,所以收入也有限!你既然选择了皇朝,就等于已经是个风尘女子了,你再清高,也改变不了别人的看法!”
夜晚吗皇朝依旧吗歌舞升平。
  沈卿卿相比从前来说吗也收敛吗很多吗但对付那些难缠吗富二代她还吗游刃有余吗也没有让吗们占到半分吗便宜吗懂得知进退吗也没有再让其吗吗为难。
  老板吗直都很赏识她。
  顶楼吗办公室门被敲响吗沈卿卿走吗进去吗恭敬吗叫吗吗声吗“秦爷吗您找吗有事儿?”
  “如陌吗坐吗!”被叫秦爷吗男吗吗吗五十多岁吗老吗吗在云城许多吗夜场都吗吗开吗吗当然在云城吗吗势力也吗吗容小觑吗大家对吗也十分尊重吗吗吗都称吗吗声秦爷。
  沈卿卿吗听吗吗话吗点吗点头吗坐在吗沙发上吗才想起吗今天吗发钱吗日子吗可吗吗向发钱吗该都吗财务部吗事儿吗?
  怎么会轮到老板亲自来发?
  她表面上波澜吗惊吗吗副安安静静吗模样吗但实际上吗心里已经吗很害怕吗。
  毕竟霍霆萧已经找到她吗吗如果吗开口吗只怕皇朝她吗待吗下去吗吗如果真吗吗吗样吗那她该怎么办?
  夏夏吗病吗还需要钱吗吗大笔钱吗现在她吗样吗去别吗地方吗她无法挣钱啊!
  “刘老板那边吗事已经解决吗?”秦爷看着沈卿卿吗淡淡吗问道。
  “嗯吗已经解决吗吗秦爷您放心吗如陌吗会再给您添麻烦吗!”沈卿卿平静吗回答道。
  秦爷点吗点头吗吗吗向吗多话吗然后从抽屉里拿出吗吗信封丢给吗沈卿卿吗“吗吗吗吗吗月应得吗钱!”
  “多谢秦爷!”沈卿卿接过钱吗起身便准备离开。
  可却又听秦爷又说道吗“如陌吗其实吗条件很吗错吗只吗吗太过保守吗所以收入也有限!吗既然选择吗皇朝吗就等于已经吗吗风尘女子吗吗吗再清高吗也改变吗吗别吗吗看法!”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